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拍卖行>>甘学军:拍卖老总有点儿怪

甘学军:拍卖老总有点儿怪

发布时间:2015/1/20 9:35:50 已有622人浏览过

刚刚就任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的甘学军,是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他办公室的玻璃窗很敞亮,视野开阔,面对东方,便起一雅号—朝阳阁,自题翰墨于南墙之上:“古今书法何其多哉,今人学书当从何人何法,余兴来自署朝阳阁,只觉自在或集蕴各家所长缩短,不亦法乎。”

 

大凡商人见到记者,哪有不谈自己生意的道理。甘学军却说:“我们不谈拍卖生意,我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我的公司规模不大,业绩也不突出,没有行业代表性。我的经营理念是—不求做大,只求做久。”猛一抬头,望见启功先生墨宝高悬于北墙之额,如北斗摩天,四字清清爽爽—“快雪时晴”。

 

从上午到傍晚,大半天时间,不谈公司的生意谈什么呢?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的甘学军发明了一个词汇:“人格养护”。他说,艺术品的价值发现、认知、推介与拍卖等一系列业务流程,需要作为中介的拍卖人具有很高的个人素质和修养,你不养护好自己的人格操守,就做不好拍卖的业务。

 

“哪怕起跑线不一样,却不要输在路上”

 

甘学军是湖北仙桃市沙湖镇人。仙桃,古称沔阳,屈原行吟至此,曾遇渔父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故乡先辈渔父耿介如此,想必对后人的影响不可小觑。衡门之家,古风犹存。甘学军出生的1962年,恰是“大跃进”后人口生育的高峰期,家里七八个娃娃嗷嗷待哺,父亲举债借贷不辞,放出一句狠话:“我饿死,也要让你们把书读完。”家里揭不开锅,向村里人借粮时,兄弟几个谁都不愿意去,只能用“锤子剪刀布”来决定,还粮时则相反,谁都争着去。从小,孩子们就本能地意识到各自的身份不同。镇上富裕点儿的人叫“街上人”,有一毛钱的“过早”钱(相当于城里人的早餐费),但是贫困的村里人却从没有“过早”一说,有两分钱还用来买铅笔呢。“我最反感的一句话是:"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人生,怎么可能有一条公平的起跑线呢?每个人的起跑线注定不同!人家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爹,不是人家的错;你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也不是你的错。问题的关键是,哪怕起跑线是那么不一样,你却不要输在路上。”

 

好在甘学军从未输在路上,这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7岁,我没有鞋穿,是光着小脚丫去小学校报名的。老师见我又瘦又小,泥腿脏兮兮,也不嫌弃,把我抱在怀里,问我多大了,住家远不远。”因为脑子灵,功课好,又被老师和同学推选为班长,课堂就是他的天堂。“我最喜欢在学校里呆着,最好一直在上课,肚子饿不要紧,穿得破没关系,只要你学习成绩好就会赢得尊敬。而我少年老成,总显得比同龄孩子成熟一些。老师提问,我从不举手发言,不是我不会回答。自己知道答案就成了,为什么非要表示我知道?这种"引而不发,跃如也"的性格,有些后发制人的习惯,一直带到我成年后的职场上。不管什么场合,总是急着抢答,急于表现,未必是好事。如果你对自己的智商和能力自信,就不会着急。”

 

每个人都受到三种文化的影响:家庭文化、校园文化、社会文化。他很感念父亲:“他是一个贫寒却有自己信念的人,"我饿死,也要让你们把书读完",是一种多么了不起的坚定、执著?这也算是我们的家庭文化,是做人的价值取向。父亲对我说三种人不可得罪:一是讨米要饭的人;二是锔瓷补锅的人;三是盖房上梁的人。家里虽穷,但是每逢陌生旅客借宿,总是热情接待,家人挤一点儿,也腾出床铺,让人家暖暖地住下,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也是我的家庭待人接物的一种文化传承吧。”

 

做公务员:“实现你的善良,是一种本事”

 

世界总是呈现给人们不同的景致,有心人发现许多奥妙在其间。“一个从没有进过县城的人,考进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报到那天清晨,天色灰蒙蒙的,第一次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也没觉得多么辽阔,甚至有些失望。要说辽阔,比起我们家乡一望无际的江汉平原实在差太多了。”

 

的确,人生哪有一条平等的起跑线呢?

 

甘学军在考上大学之前,连一本完整的小说都没看过。听北京籍的大学同学们谈论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契科夫、狄更斯、哈代、茨威格、海明威……就像听天书一样,不知说的是谁,根本插不上嘴,只好一头扎进图书馆,恶补人文科学知识。要说在县城也算小有名气的高考状元了,可是在首都这样的环境里又算什么呢?“当时,小说《三国演义》,我也只是看了一半。那是因为复习高考各门功课实在太累,就找来仅有的这本名著读读解闷。不想,却被邻居们撞见,看到我在读课外读物,却也金榜题名,于是传为佳话:"瞧人家老三(家中兄弟行三),考试读《三国》!" 

 

家贫百事哀,孝子苦中来。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他节约开销,过着极简生活,每月伙食费仅6元,只吃青菜稀汤,还给家里寄回2元钱,贴补家用。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加之读书过于用功,免疫力下降,患了肺结核。不得不回到湖北老家,休学疗养。见到兄长,一肚子委屈再难压抑,不由得涕泪横流。想不到同窗情谊深厚,有人将学习笔记完整抄录一份,挂号寄来。等身体稍好,他就迫不及待回校。而家在北京的同学甘愿冒着被传染的危险留宿,随侍汤药,关照备至,这让他精神大好,起居规律,早晨练太极拳,晚上补习落下的功课。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班里同学,没有一个人对与染病者亲密接触提出异议,他内心的感动可想而知,善良的种子就这样在沃土中生根发芽。他对自己说:“你要和这些可爱的同学们一样,做个好人!”

 

与人为善,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道德说教,也是不经意间的善意宣言。甘学军说出这样一句只有过来人才能说出的话:“你是善良的,没错,但你能实现你的善良是本事。”

 

上世纪80年代初,大学毕业分配到文化部做公务员,给了他展示这一“本事”的机会。

 

“原本是被分配到电影局工作,那也是我感到新鲜有趣的事情。没想到中途出岔子,转而做了文化部的一名干事,整天在值班室负责接听电话。同学聚会时,常有人调侃:"要找甘学军,你们就去打文化部的总机,一打一准,老甘接听!"让我哭笑不得。一位大学中文系毕业生,踌躇满志,本想大展宏图,却"沦落"成接线员。人生就是这样,当你无法改变环境时,你就去适应它。我每天早晨7点半(提前半小时)到岗,将所有报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文化报》《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翻看一遍,把关于文化的消息集纳,用铅字打印成一册"每日信息",每位部长一份、办公厅各处室一份。继而编辑一册"半月工作简报",照此分发。再将每天的电话记录分类整理,哪些需要领导批示,哪些需要具体交办,并附上自己的建议。大家一致说:"这活儿干得漂亮!"

 

那个年代,单位经常会给员工发放福利性质的食品,比如蔬菜、水果、肉蛋之类,每次平均分发,大家都推举小甘来负责,相信他的公道。“这还不好办吗,分给自己少一点呗!”没几年,当大学同学大多还在原地踏步时,他已经由文化部党组秘书升任国家文物局办公室副主任。同学们向他取经,他说:“做人要傻一点儿。你做的事情,点点滴滴,虽然没有声音,好像静物无声一样,但是早早晚晚会有回响。你所做的一切,人们都会记在心里。还是那句话,你能实现你的善良,是一种本事。” 

 

做生意人:“与其一味做大,不如一心做久”

 

甘总的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不走豪华型的拍卖之路,而是以忍者的坚韧与执著经营一些冷僻型的拍卖项目。比如在经营“中国书画”、“中国现当代艺术”、“西洋艺术品”、“珠宝”、“瓷器玉器工艺品”拍卖之外,还专门拍卖自己的特色项目—影像(2014年秋季拍卖会),其中有“天津大沽炮台”、“同盟会部分成员合影”、“中国远征军滇缅相册”、“抗战中的重庆”、“蒙哥马利签名照及信札”、“玛丽莲·梦露肖像”、“索菲亚·罗兰签名照”、“费雯丽签名照”等影像拍品。不仅明星周璇的黑白照片像她本人一样受到“追捧”,以拍摄“希望工程”而闻名的摄影家解海龙的作品,也拍出30万元的高价,就连摄影家本人都不敢相信。

 

影像一旦进入历史其价值陡升。

 

“影像拍卖经历八年,单季成交额从200万增加到2000万,却仍然是一个小生意,但其影响却越来越大,令很多人始料不及。影像拍卖给中国艺术品市场增加了一个新品种,给投资者添加了一条新途径,给历史学家提供了新线索,给批评家提供了新目标,给艺术家开辟了新天地,给拍卖业带来了新启发。8年前我们曾言影像拍卖是小生意却是大事情,今天得到了印证。”  

 

华辰拍卖公司的贡献在于:影像拍卖—成为国际艺术品市场关注中国的一个重要标杆。“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二十年的高歌猛进已然到了一个新的路口。一味去追求高大上而同质化的经营模式,在新的市场条件下已越来越显得无计可施。全世界拍卖同行都没有中国拍卖人这么忙碌,这么舍家不顾,这么日夜奔波,这么不择手段,这么无可奈何。挑战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发展前途的因素很多,诸如市场环境,政策法规环境,人才匮乏,管理粗放等,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拍卖人自身对拍卖本质的再认识……艺术品收藏,即便是艺术品投资,也应该是从容不迫的……扮演这个角色的(拍卖)人应该有公信力,应该有好性情,应该有好学问,应该有好办法。对于大多数拍卖人来讲,艺术品拍卖不是一个挣大钱的行当,这是我作为一个资深的拍卖者经常对人诉说而经常不被听取的忠告。”

 

在英国伦敦参观世界著名、最古老拍卖行—苏富比拍卖公司(1744年创立)时,他提议应该多看看大不列颠的中小拍卖公司是怎样运作的。而他提出的观点也被该国同行所认同:“倘若没有数百家乡村的小型拍卖公司做基础和陪衬,就不会有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经营红火的顶级拍卖公司所引领的英国拍卖行业的兴旺发达。”每到欧美国家进行学术性走访、学习,他都喜欢去街头巷尾的小拍卖行、小古玩店做客,对那些古色古香的百年老店情有独钟。在日本东京闹市区的一家老字号小商店,他发现店铺狭小,仅能容身,每天也只在固定的时间接待一位顾客,提前预约。“我见一中国清代乾隆年间的茶杯,尚未开口,店主就声明在先:"这是修整过的。"只这一句交代,人格立显。生意人在品德上让人肃然起敬,他的收藏品也不由得熠熠生辉。谁都想赚钱,但圈内许多人并不知道,人格操守,是你最大的商业资本。”

 

他常常对华辰拍卖公司年轻的员工说:“无论是做拍卖还是其他生意,与其一味做大,不如一心做久。”

 

赔钱也干:青州石佛造像《盛世重光》展出

 

生意人不谈生意经,人格养护为哪般?

 

甘学军虽然是拍卖公司的老总,但是他从外表到内里,浑身散发着古朴儒雅的书卷气,他的文化情结常常让他干出“分外”之事,让拍卖行内外的旁观者甚是诧异,匪夷所思。

 

一家研究单位出版学术著作缺少经费,托人找到他谋求资助,他觉得文化研究是重要的事,一口答应。人家问他,作为资助方有什么要求,他说要求只有一个:“不署名。个人和公司都不署名。”来者懵懂,心里嘀咕,觉得如今社会,无条件的资助怎么可能?回去向领导汇报,领导更是不解地说:“我必须面见此人,才能相信确有其事。”他对人家的解释是,“资助就是资助,如果署名就成为商业广告。广而告之我不干。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有你们几个、十几个搞学术研究的人知道就行了。”

 

部门主管马健培,同时也是一位画家,擅长青绿山水。他说:“老总喜欢文化,甚至可以说只喜欢文化。你说新鲜吧。作为拍卖公司,是需要赚钱、赢利的,不赚钱赢利的事不干。可老总常带着员工们倾巢出动,不是去做生意,而是去外地的博物馆观摩学习,路费、食宿费等花销,全部由公司埋单。这也就罢了,更有绝的,那就是1999年办的《盛世重光》—青州石佛造像展览,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还自己印制了一本画册,收入考古专家宿白、美术史家金维诺等专门撰写的上万字学术论文。初见这些考古发现的珍宝—1996年出土的北魏至宋代石佛造像,虽然它们尘土满面,却依然震撼。为办展览,出画册,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公司投入的经费一再追加,蚀本上百万之多,乃至发不出工资来,老总考虑到变卖房子。”

 

性格一向内敛、一向低调的甘学军,却偏偏拥有一腔热血、一副热肠,只要触动了他那根文化神经,他就变成了“愤青”,豪气纵横。“有时,我做事很决绝,说干就干。常有杞人忧天之想,也常做拍案而起之事。明知是南墙,也撞了,撞了,也见个响!至今,人们还在不断地谈论青州石佛造像,就像当年我们邂逅这美轮美奂的艺术珍品时一样。因为艺术的美感,禁不住热血沸腾。”

 

甩下买卖,赶赴美国参加女儿毕业典礼

 

什么是成功?千百个人有千百个答案。

 

甘学军说:“成功,就是人的一种自得状态。”

 

既是发小,又是结发,妻子当然最了解自己的丈夫。“我老婆评价我说:"你骨子里很骄傲,外表很谦虚。"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工作以后,我都欣赏工作时胜任愉快,主张积极的随遇而安。我学习轻松,做事轻松,不能让所有人都争第一,也不能事事都争第一。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是,世界上90%的人都是跑龙套的。我最看不上把自己的发条上得紧紧,没头苍蝇一样地匆匆忙忙,还在领奖台上声泪俱下,说自己对不起家人,没有时间陪他们之类……一个人的成功,建立在自己家人和朋友的痛苦之上,那叫什么成功?!”

 

对于拍卖公司来说,还有什么比一年中精心筹备的拍卖会更重要的事呢?一年一度的春季拍卖会在即,拍卖公司老总不见了!甘学军把公司业务暂时委托给副手,前往美国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他认为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却掀起业界的一阵波澜,人们议论纷纷:“你看甘总,他居然,居然连拍卖会这样的大事也可以放下,只为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太奇怪了!”可是,在甘总本人看来却一点儿不怪。“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的公司拍卖会是常态业务,而我女儿的毕业典礼一生只有一次!”

 

他说这次美国之行太值得了,从了解西方文化、民俗民风、社会价值观的角度看,收获很多。“谁说欧美国家的人不重视亲情呢?毕业典礼既是学生的成年礼,又是家庭亲人朋友的聚会。这个仪式太重要了,它不单单是仪式,而是教养与教育的平台,深邃、庄严的历史文化孕育其中,代代相传。我看到不少家庭的祖孙三代一起出席,一起为家庭成员鼓劲、加油、激励、祝福,一条条美丽亲情的纽带呈现在校园里,像节日一样温暖、欢欣。一位单亲家庭的小男孩儿在台下,看到妈妈,领到毕业证书时高喊:"妈妈,我爱你!"感动得许多人落泪。社会、人生、买卖都是一个道理:没有正确的价值认知,就没有所谓价格合理。艺术品的拍卖人即艺术品交易的主持人,主持人本身的价值也是拍卖品的附加值。卞和献玉之玉本身就是卞和本人生命价值的体现。个性化与理性化兼具的艺术品的发现、推荐,也是一种创造。而价值发现、价值认定与价值实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一如奇妙的人生。”

 

当我们都认为甘总这个人很怪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我们自己已经变得很奇怪。至少,在我这个采访者看来,他是如今社会中很少见的—将自己的人生价值与谋生的工作价值放在一起掂量、考虑,并且得出自己认定的方向,矢志不渝的人。他是幸福的,正像他所说:“幸福和成功,不过是一种自得的状态。”

 


扫一扫,轻松加微信